君归何处

黑晴明大人的眼影由我来守护!!

星幽街44号


学院【?】prao
凯伦贝克×沃肯×凯伦贝克

正剧里总是可怜兮兮的两个男人的日常琐事……好无聊的琐事啊我写着都觉得困【闭嘴】


“今天是不是泰瑞尔又霸占了你的音乐课上了化学。”在凯伦拉完了一首激昂的曲子之后,沃肯毫无起伏的声线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是他?”
“一共有三个小节出了错,如果是林奈或者威廉在期末考试之前占用你的课上生物或是数学,你一般只会气到拉错一节,如果是库恩和你抢艺术修养课,那么你会拉错5节。”
“……我说你,真的是人类吗?我觉得你的脑子里可以装下整个宇宙的数据。”凯伦有些愤愤不平的坐在沃肯对面,“可恶,音乐老师在这个愚蠢的世界里的地位总是低人一等。”
“这不还有我这种保健室老师吗,都没人叫我老师呢。”沃肯悠哉的在杯子里倒上红茶,“你也要来点吗?”
“如果我没有凑巧看到泰瑞尔拿着他的论文来找你求助以应付林奈老师的话,我会更加相信你这番话。要的,麻烦再帮我加点柠檬汁。”凯伦明显对于沃肯的自谦非常不满,“我早在怀疑了,你是不是伪装成人类的人工智能。”
“得了凯伦,我是不是人类你自然知道,只不过是兴趣广泛而已。至于往上爬做个什么代理校长慢慢洗脑人类这等事情我并没有兴趣。”
“那你也麻烦下次让泰瑞尔老师卖你个人情告诉他不要乱占用音乐课了!而且作业布置的也太多,这几天夏洛特晚上都没空练习唱歌,就连以前每天会来我家练琴的沃兰德都只能周末过来了。”凯伦皱着眉头,用勺子在茶里画出一道道无规律的涟漪,“真愚蠢,难道他们不懂得美学启蒙的重要性吗?难道这些孩子只能成为木然的工程师吗?”
“行了凯伦,你应该欣慰毕竟对真正的美只有少数人才能理解。”沃肯漫不经心地翻过一页,“比如托泰瑞的福,我这周第二次能在美好的下午听你拉琴。”
“你前面半句话,有个让我很讨厌的人也说过。”
“青梅竹马被半路出现的家伙拐跑这种恼羞成怒的心情我也都能理解的,凯伦。”沃肯突然似乎被自己逗乐,“你每次说起他的表情总让我想到第一次见到女儿男朋友的爸爸。”
“一点也不好笑,我觉得如果哪一天雪莉或者多妮带回男朋友,你会在第一次吃饭的时候给他的晚饭下毒。”凯伦对答如流。
“好吧我知道你想对夏洛特未来的男友做什么了。”沃肯放下了书,眯起眼睛看向面前的人,午后的阳光用一个漂亮的角度在他脸上打出一个完美的伦勃朗三角,头发被强光打成了薄藤色,甚至散发出一点点暖色的光来。沃肯总觉得,就是这一点点的色彩,把他的心脏从浓郁的消毒水气息中,带进了午后干燥的青草香里。暖紫色让他充满了懒洋洋的幸福感,于是他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把想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
“今天晚点我还要帮林奈整理一下解剖图,所以多妮和雪莉麻烦你去接一下。”
“?!”凯伦用一种难以置的目光看向他,“她们两个除了你之外谁去接都会受伤的吧?”
“相信你的个人魅力,凯伦老师。请安抚好她们,不然我又要赔偿公共设备了。”沃肯起身收拾手中的书本,“下周开始就没有人会占用你的音乐课了。”
“我也还没有到付出生命危险来保证我的音乐教育那样的大无畏啊……”凯伦贝克小声抱怨着,喝完了杯子里口感永远精确到刚刚好的红茶。




二,
在这个由古老洋馆改造而成的私立学校比起学校更像一个中世纪的城市,巨大的洋馆下是一圈一圈的街道和一栋栋小洋房,洋馆的主人大手一挥全部装潢完毕做起了包租婆。
当凯伦好说歹说连哄带骗把多妮妲和雪莉还有夏洛特一起带回合住的房子的时候,已经暮色四合,街道上已经点起了幽幽的路灯。
面前这是所有的房子中最大也是最偏僻的一栋房子。他们两个都带了家属,所以合租这栋最划算——极简风格的楼下住了沃肯和他山一样的研究资料,还有厨房和会客厅。装潢复古考究的楼上则是三个给姑娘们的房间,以及凯伦贝克的琴房。虽然两位姑娘们吵闹了一些,却也算是相安无事,各自方便。
如果能不要在回来的时候看到这样一份晚饭的话。
“沃肯博士,我不接受只加盐的水煮土豆搭配燕麦粥作为晚餐,燕麦粥看上去就像呕吐物。”
“请收回对于食物的亵渎,凯伦。”沃肯慢悠悠的喝着牛奶,“而且我还煮了芹菜和胡萝卜,还有青椒,你知道这些东西最有利于健康。”
“博士……我是没事啦,但都是蔬菜,罗布会饿的……”雪莉抚摸着怀里口吐白沫陷入癫狂的狗,“而且我觉得多妮那笨蛋也会觉得没有肉难以满足。”
“虚伪的家伙,你直接说你也想吃肉就好了啊!”多妮妲气势汹汹的一拍桌子,“沃肯我警告你,今天没有肉我明天就不回家了!这都什么玩意!!”
“我还煮了鸡胸肉……”
“那种东西叫做肌肉纤维,算什么肉类!!”多妮恨恨的把餐刀往桌上一插,跑上了楼。
“博士我突然想起来上面还有狗粮……”雪莉抱着狗,也默默蹭的上了楼。
“要不还是我去再做一份吧……”躲在凯伦背后的夏洛特再目睹了数不清多少次由健康餐引发的混乱,小声了的提议。
“我和你一起去,夏洛特。”凯伦贝克放下了琴盒,“沃肯,下次接孩子还是你去吧,还有这是这个月的赔偿单,另外,尼西老师希望雪莉不要带狗出现在图书馆了,很多书被啃了是买不到同样版本的。”
“这不可能,让雪莉不带狗就像让你不拉琴一样。”
“那就只能让她们去特殊班了,我是真的不想让大善那群恶魔洗脑她们才好不容易让她们和正常人(?)一起上课的!”
“我会考虑的……先吃饭吧。”沃肯想起那群混乱善良(??)的大善老师们,皱起了眉头。
“你自个吃吧。”
“多吃甜品真的对身体不好……”沃肯的否定被为夏洛特和自己系好围裙的凯伦关在了厨房外。



“今天的晚餐,也是寡淡无味的健康餐搭配浓郁的甜品呢。”夏洛特在日记本上写着,又想了想,加了一句:“不过,果然还是老师的烤蛋挞最棒了。”合上了日记本,少女听着隔壁若有若无的小夜曲,进入了梦乡。




凯伦总是醒的非常早,对于声音的极度敏感,会让他在清晨被鸟叫身唤醒。
然后他会不厌其烦的开始护理他的指甲,仔细的把脱落的地方修补完毕,在透过窗帘的柔和晨光下,欣赏自己属于琴手的,修长精致的双手。
嘛,当然这是以前的事了。
“长期涂指甲油对指甲的健康非常不好,凯伦。”沃肯皱着眉头看着他紫色的指甲,今天的紫色分外的深,但是指尖的一点点分层还是没能逃过高级医师……不,保健室老师的眼睛。
这时候埋头喝粥就可以解决了,噢干,今天又忘记加盐了。凯伦痛苦的想着。
“而且你这样不符合代理校长新下的规定,你不想在上课的时候被绑去教务处,你最好快点卸掉……”
“够了沃肯!请你给我作为一个室友的人身自由!”忍无可忍的凯伦把勺子扔进忘记加盐的【不,只是根据膳食列表调配的低盐粥,沃肯说。】粥里,“如果那样,我就和教导主任一起去那个只会让人叼着特卡站在中距离的代理校长面前,让他把红色的眼影卸了!”
“……”沃肯一如往常的在他毫无逻辑的反驳中沉默了。他默默的把试图啃食自己手头书的的罗布扯开,然后往一边看好戏的多妮碗里加了一勺果干。
“不许挑食,多妮。”



于是在一周最后一节音乐课,凯伦还是被神出鬼没的深肤色教导主任抓住了现行,两人在对于仪表的争执中去校长室叼特卡了,而一周的最后一节课也被闻讯赶来的生物老师改成了小测试。
“上次课上讲过的紫色蝴蝶是什么种属的大家还记得吗?”在唉声叹气中,生物老师笑的高深莫测。


“兼容并包的学校应该对个人的仪表偏好给予足够的自由!”在这个不愉快的周末夜晚,凯伦一脸失落的看着自己被校长粗暴卸掉了甲油的指甲,略微的分层让这双手也没有那么的完美了。
“行了,这是给你的。”坐在沙发另一头的沃肯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资料,把一瓶小小的玻璃瓶放在了凯伦面前,“涂点护甲油吧,你那快剪到肉里的指甲,涂点这个就可以了。”

“啧,那你给我涂。”

“知道了”

评论(15)
热度(20)

© 君归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