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何处

黑晴明大人的眼影由我来守护!!

沃肯生日企划
【精神力】
凯伦贝克×沃肯
剧透有,ooc慎重
非常我流的一对……单纯因为我特别喜欢的,有私设是自动人偶不会因为爹的曲子自坏但是请不要当真去山上还是要带圣水噢★


沃肯有一个秘密的房间。

在魔女别院的走廊深处,有一个隐蔽的环状长梯,一直往上走,有一个几乎被遗忘的塔楼。虽然偏僻却也被侍者打扫的干干净净,唯一的光源来自于一扇窄长的窗户,在每个午后随着阳光提供几小时不等的美好“阳光”。【也许只是引导者为了让这个世界看上去更真实而设定的光源,沃肯想】
又一个午后,在多妮坦骂骂咧咧的碎碎念和史塔夏魔性的笑声中,沃肯抱着书来到这个几乎隔绝所有声音的房间打算开始自己的时间。
然而今天不一样,沃肯走到一半就就听见若有若无的小提琴声传来,音色流畅而动听,虽然是一首耳熟能详到在沃肯仅有的记忆中也频繁出现的曲子,但是用充满了技巧的小提琴弹奏起来,充满了个人情感,变成完全不同的曲子。
为了安静找个地方看书的博士,居然站在房间的门口,听着窄窗下那个有藤色头发的背影又一次的弹奏这首曲子,情绪包含在乐符中越来越高昂,越来越快的节奏和似乎喷薄而出的忧伤要把这个小小的空间淹没。
“虽然打断你不太好意思,不过,稍微休息下吧。太久的练习对颈椎不好。”在沃肯在专业知识的范畴里觉得他的脖子该休息的时候,终于在周而复始不知几次的曲子终了的时候开了口。
“!抱歉,我以为这个地方没有人来……您身体还好吗?”听到人声的提亲手有点局促的转过身,急忙走了过来,充满了歉意,在看到沃肯毫无异样的脸色时又浮现出了略微迷茫的神色。
“不,这个地方本来也并不是我私人所有,”沃肯拉开了椅子坐下,“请问你是?我今天似乎刚刚从多妮坦那儿听说引导者带回来一个琴盒不离身却又不拉的新人,想必就是你吧?这不是拉的非常好吗。”
“……我叫做凯伦贝克,今天刚刚在暗房被唤醒。你大概就是引导者成天念叨的博士吧。”小提琴手也为自己拉开一张椅子坐下,“至于为何不拉琴,是因为我想在绝对安静的环境下面练习……因为我不想再伤害别人。”
“哦呀是这样吗……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在这个别馆里头没有正常人呢,不过恕我失礼……”沃肯看向凯伦贝克的眼睛,“你的音乐非常的悲伤。”
“是呢,大概是因为遇上了以为再也无法见到的人吧……而她永远不会再属于我。”琴手的脸色阴晴不定,“非常抱歉似乎占用了你看书的房间,那么就这样吧,谢谢你的聆听。”说完起身准备离开。
“明天,”博士突然开口“如果您还想过来拉琴的话,我非常高兴和美妙的琴声一起度过下午的时间。毕竟,我想我们都需要这一个安静的环境。”
把琴放进琴盒的凯伦贝克一愣,然后苦笑了一下:“也好,确实很久没人听我拉曲子了,那么,明天再见。”


看着藤色头发的男人消失在门口,沃肯叹了口气,发现一个从来懒得和别人扯上关系的的自己,竟然也做了多余的事情。



下午两点,完成了初次任务的凯伦贝克又来到了环状长梯前。他有些踟蹰。如同魔咒一样的小提琴曲在那个噩梦一样的生日之后就没有在别人面前拉过了。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趣味奇特的恶魔一般,在跳动的乐符之下送出死亡的讯息,然后看着对方在自坏的恐惧中慢慢被折磨致死。
因此每到一个新地方,他都会寻找一个绝对安静的地方,比如破败无人的教堂,荒凉残旧的医院,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沉浸在自己的札吉给自己带来无穷的孤独和难以言说的情绪。
但是很奇怪,昨天这个房间里,那个谜一样的白衣男子在这个鲜有人烟的地方听完了他弹奏的曲子。身为琴手自然乐意有人倾听……并且不会因为倾听而受伤。
姑且还是去吧,毕竟自己已经忧伤到了无法排解。

不大的房间依然只有一道窄窄的阳光映在地板上,沃肯坐在角落里看书。相比现世略微有点惨白的光打在他的脸上的血管,竟然微微透出一点不同于正常人的紫红色来。

“下午好,凯伦贝克先生。”博士抬起头来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我只是在这里看书,请自便,如果需要茶,茶杯在左边柜子的右边第三排。”
“……不必了,谢谢。”凯伦贝克摇了摇手谢绝了他的好意,从琴盒里拿出扎古,试了试音就开始拉了起来。

依然是昨天的那首曲子,沃肯翻着书心不在焉地想着。一模一样的悲伤,如果用通感来描述,他大概会想到那天抱着机械狗不得不离开他的雪莉的眼神。那是一种,被抛弃的眼神?性格淡漠的博士对于细微情感的捕捉并不十分擅长,但是对于“一个人被留下来”这样的体验,却又深刻的不能再深刻。
“你在怀念谁呢?凯伦贝克先生。”在又一曲结束后,沃肯抬起头,“失礼了,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想说了,从来没人能把《爱之曲》拉的如此哀伤,您是在拉给谁呢?”

“与你无关,智者演奏,愚者倾听。只是如此就够了。”再一次被戳中痛点的凯伦贝克有点恼羞成怒,“她只是被恶魔蛊惑了而已!万恶的大善教义和可恶的恶魔,我一定要将她从恶魔的世界中解救出来……”
“……据我所知她并不是被什么大善迷惑。”沃肯想起了现世那一段不愉快的合作,皱了皱眉头,“或许过几天你会见到那个叫做库恩的家伙,他也许会看在你……美丽的份上添油加醋的告诉你他主人的一些事。”沃肯按了按眉头,他感觉到对面的常年练习的手正在剧烈的颤动。
“你根本不知道她是谁,是什么人,你不认识她,请收回你失礼的发言,并且向她道歉!”
“很遗憾,她曾经是我的主顾。并且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我无意再在背后讨论他人,等引导者带回库恩,你自然能知晓我说的是否真实。”
“等下,你根本不知道她是谁,我根本没说过她是谁,你这个恶劣的骗子!”凯伦贝克狠狠的合上了小提琴盒,准备结束这段不愉快的对话。

“你的眼神出卖了你的一切,提琴手先生,您看向她的眼神,就如同她看兔子玩偶一般。”他也站起身来,“很抱歉破坏了您的心情,不过再不去吃饭,引导者小姐估计要到处找人了。”
“哼。”凯伦贝克拿起自己的爱琴,哼了一声,心想果然应该再找一个新的练琴的场所。



“噗!!!”引导者拉开了彩带兴高采烈的欢迎起新人。“今天的银抽是,夏洛特和库恩!!哇啊欢迎!”最近
大小姐特别开心,接二连三的抽到新的战士让她觉得自己异常的肤白貌美,以至于忽略了脸色忽明忽暗的凯伦。




“真是个修罗场呢。”沃肯一边优雅的放下杯子,百无聊赖的想着。一边拿起牛奶,把多妮的咖啡换成了一杯热牛奶。
“混蛋博士!我不需要这种助眠的东西!把咖啡还我!”多妮恶狠狠的对着监护人比了个中指。
“不行,你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了,长期不睡觉对大脑的机能损伤巨大……”沃肯安定的把咖啡倒掉,为牛奶里加了一勺蜂蜜,“乖孩子,今晚我可以为你读画本。”
“才不需要!我已经可以自己读了!而你只会关电源!”多妮咬牙切齿,但是还是一滴不剩地把牛奶喝完,“喂,最近下午怎么总是找不到你。”
“说话要有礼貌,多妮。我需要自己的私人时间。”沃肯放下刀叉 ,抬眼就看到长桌另一边的凯伦贝克一边应付着夏洛特从未停下的话语,一边余光不停地瞥向碧姬提和库恩的那一角。
“走吧,回房间帮你读读书,然后早点睡觉。”“混蛋,我才不是小孩子了!”“可是你还是需要睡眠,亲爱的。”就这样半骗半哄。沃肯迅速地逃离了这个即将爆发修罗场的地方。



“前几天失礼了,非常抱歉。不过我真的没想到你还会来。”
沃肯有些意外的看到这个好几天没有出现的人。这几天他还是往常一样在这里看书,一个人也没有任何不自在的感觉,但是看到琴手过来,居然久违的感觉到了欣喜。
“没什么。”凯伦贝克疲惫地摆了摆手,坐了下来。短短几天似乎憔悴了一圈。沃肯想了想,还是为他倒了一杯茶。
“那天晚上发生了不得了的事呢,你在餐厅里拉起了小提琴?”沃肯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这个尴尬的话题,因为那天好不容易哄睡了多妮以后,就被半死不活的大小姐喊过去,把公馆里所有的圣水搬出来,餐后甜点一样分发给每一位还留在餐桌上的战士。完了以后还要听大小姐碎碎念如果有玛尔瑟斯一定好办许多。

“抱歉给你们带来麻烦了…………”不出所料凯伦的脸色尴尬了起来,“我没能抵抗住愤怒的恶魔。”他想起之后和库恩的单独见面,绿发的恶魔摆着妖娆的姿态让他浑身不适。


“你就是美丽的碧姬提大人的前任吗,也有着罕见的美丽呢,但是啊,和碧姬提大人相比还是差一点,而且,我对男人没有兴趣噢?”
“恶魔,你到底做了什么,给我离开她!”
“恶魔?哈哈哈不必那么笼统地称呼我,提琴手先生,不觉得比起我你更像恶魔吗?让大半餐桌的伙伴们自坏的,不是你吗?你还想欺骗自己没有看到碧姬提大人眼里的恐惧吗?”恶魔卷了卷头发,四两拨千斤地把问题扔了会去。
“你…………!”凯伦贝克愤怒地握紧拳头却又无法反驳。
“无法反驳吧,凯伦贝克先生。”恶魔似乎能够看透一切,“承认吧,被迷惑的不是碧姬提大人,她只是诚实地自己活下去而已,她只是诚实地承认了自己的欲望而活下去罢了,而你…………”他歪头,笑意更甚,“比起我更像一个恶魔,被复仇的火焰迷惑,为了心中伪善的大义奔波,离开视你如同世界的女儿……你以为你在为了被诅咒的命运抗争,然而事实你早已经被复仇吞噬。比之于为了美丽而四处追求的我,作为同样的恶魔,你也真是活的不堪啊,凯伦贝克。”
“!!!”
“噢,顺便一说,昨晚回来碧姬提大人托我转告你。她不想再活在过去,麻烦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让她听到你的曲子了。”恶魔转身留下了最后一句话,“你也没有必要去猜测她是否还爱着你比较好哦,因为不论结局如何,永远不在一起才是最好的结果不是吗?愤怒火焰缠身的恶魔哟。”


“这没有什么。在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给病人唱歌不但无法安抚病人的情绪而且还让他昏厥过去的时候,我也会很迷惑呢。”沃肯的声音把凯伦拉回了现实,“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只对人会这样,多妮还没那么叛逆的时候,可是会缠着我唱歌呢。”
“……你是说,你的歌声也会让人自坏吗?”凯伦贝克惊讶地看着他,“我以为这只是我被诅咒的命运。”
“抱歉,命运这种东西我不是很懂……因为之前的事情都已经记不起来了,我也是偶尔发现自己的这个能力而已。但是怎么说呢,这个世界奇怪的人太多了,这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凯伦贝克先生。”沃肯抬起头,“至于音乐为什么会引起自坏,我也曾经用了很多方法来验证,大约是声波和血液的共鸣频率的关系吧,然而却也一直没有准确的数据支持这个结论。”
“可是你为什么不会自坏?”他看向沃肯的眼睛,那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你发现这事情的时候难道就没有,觉得自己像为死神唱赞歌的恶魔吗?”
“……虽然一直不想承认,但是我的确不是人呢。”沃肯苦笑了一下,“因该是人偶的血液和人类的共鸣不一样。至于恶魔……我不得不承认作为医生,当我有时候觉得‘这样痛苦地活着,不如安乐死’这样可怕又不负责任的想法出现的时候,我的歌声才会那样。”
“这算是恶魔吗?我总觉得这更像是死神,因为我的精神主导着它。凯伦贝克先生,当你陷入自我否认的时候,是否想过你朝夕相处的琴,正是感受到了你复仇的愿望,而充满了杀伤力呢。”
“可是我并没有想伤害那些普通人……”
“也许那只是你的想法,而你的琴并不那么想,凯伦贝克先生。有的时候造物主都无法准确的知道他所造之物的想法。”沃肯叹了口气,不再说了。
“你是指那个人偶吗?”凯伦想起那个恶狠狠,毫无礼貌但是却总是不知不觉粘着沃肯的小姑娘,“你似乎对教育非常苦手。”
“啊是呢,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算是她们的父亲。其实她还有个妹妹比较温柔…………好吧,文静一些,但是如果她们两在一起的话。我估计引导者小姐要胃疼。”
“说起女儿。今天开始我也许不能整个下午在这儿练琴了…时间太久夏洛特会找我,到时候影响你看书就不好了。”
“非常遗憾,凯伦贝克先生。”
“凯伦,你可以这么叫我。”藤色头发的男人笑笑,“谢谢你的提议,也许有时候我需要和札古也聊聊关于精神控制的问题。总之,感觉好不少了,那么明天见,博士。”
“明天见,凯伦。”



凯伦再一次来到那个房间是一个星期之后,他推开门,却发现今天的沃肯正在埋头写着些什么。走近一看,竟然写了满满一桌的乐谱。
“下午好,博士。”职业精神让他在第一时间读出了乐谱的旋律,是一首少有起伏,不带感情,悠扬沉静的曲子。让他想到雾中的墓地,沉静到失去了哀伤,走到最深处,就会有一座破败的大教堂,空灵而无一物地等待最后的安息。“这是…………?我不知道你还对音乐有研究。”
“提不上研究,只是冗长的工作中需要一些调剂。”沃肯抬起头,指着他手里的谱子,“这就是上次我和你说的曲子,雪莉特别喜欢。在她深夜还焦虑无法睡眠时会唱给她听,她说这个能带给她对于死亡最美丽的想象,所以取名叫做安乐死之歌。”
“喔……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曲子吗?那你会用这个给你的病人结束无休止的痛苦吗?”
“不,无论何时医生都应该尽全力。死亡是最艰难也是最容易的事,只是无人能诉说死亡之后的后悔,才那么多人趋之若鹜一般把自己的人生草草了事。”沃肯的声音不带一丝起伏,平静的神情让凯伦一瞬间以为自己在看一位已经脱离了痛苦存在的神明,“抱歉,作为医生会看过太多的生离死别,可能只是我已经麻木,又或者失去了记忆的关系,我对于人的感情总是难以完整地理解。某种意义上我们都能够诉说对于死亡的感觉,但是非常遗憾,我至今还没能记起死亡的场面。”
“噢对了,这份是给你的,凯伦。”沃肯将手上的谱递给他,“引导者小姐前几天抱怨她觉得你只能在远距离使用的谱让你总是被拉距离,所以我根据血液共鸣的频率改变了一下,这样即使近一些也可以使用。而且应该更加有杀伤力。”
“劳您费心……”凯伦有些惊讶地拿起谱子读了读,在大曲调不变的基础上的一些小调整,却好像可以让曲子更加的和谐,“非常感谢,不过也许我只能在你面前练习了。”
“当然,请自便。”



第二天,在引导者兴奋的欢呼中,战队从亚历山大城回来了,大小姐扯住她见到的每一个人絮絮叨叨地描述凯伦贝克今天如何如何优雅从容把对面带了三个大善教徒弄的溃不成军的故事,同时表示自坏真是非洲人烂骰的福音,云云。随后亲自泡了茶,从店长那讨了甜品,送去沃肯那儿。
“哦呀,这是女孩子的茶会吗?”凯伦在走进房间的时候惊讶了一下,平时寡淡的博士面前往往只有用白瓷茶具和红茶,但是今天面前却有一大盒各色各样的甜品和饼干,还有一壶奶茶。
“引导者给我的,顺便和我说还有你的一份。所以我拿过来了,我不爱吃甜的,你挑几个,别的我给多妮,她比较喜欢。”
“那这几个……白色的给我吧,我也不太喜欢,但是夏洛特喜欢。”
“今天引导者非常高兴呢,估计以后每天都会让你出战了,辛苦啦。”
“呃,是啊。她今天兴奋的大喊我爸爸,夏洛特脸都黑了……不过谢谢你的谱子,今天看到对面那群大善教被从他们那来的札古杀的溃不成军,真是出了一口恶气啊。”凯伦今天看起来心情大好,端起甜腻的奶茶也喝了一大口。
“可以更好地控制注入曲子的精神力了吗?”沃肯心情似乎也不错,竟然拿起了一块翻糖饼干吃了起来。
“很神奇,似乎在战斗的时候和札古在交流一般。这份力量在今天终于变成我复仇的利刃……”凯伦贝克有些激动,却突然停了下来,“同样身为有这个能力的异质者,你觉得让这个能力更加强大比较好吗?这些年我一直在隐藏着它。”
“隐藏是没用的,就如同自己永远知道自己是否在欺骗自己,凯伦。充分地利用自己的精神力这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沃肯从桌上又拿出一份乐谱,“曾经听说有些音域可以对痊愈有利,昨天我去图书室搜罗了一些写了一份,这个音域我唱不上去,你可以试试。”
“你是说……用札古来治愈人吗?我从来没想过可以这样。”
“我以前也没有想过手术针可以用来战斗,来吧,试试看。”
“那么,演奏一曲。”




在公馆,时间是一种脱离了实际意义而存在的东西。光线东升西落,一日三餐,睡眠起居,都不过是引导者和各位战士们为了模仿生前而运作着。但是记忆却又真实地存在着,而这里的记忆,却如同现世一样塑造着人格。
沃肯一直到现在,能够回忆起来的事件,依然朦朦胧胧不甚清晰。如果说丹是他记忆重生的地方,那么遥远的薄暮时代就如同前生所带的记忆碎片一样,有一种难以准确言说的玄学感。
那么他的人格应当由那所医院开始塑造,从无能为力的跪在小丘上感受丹渐渐冰冷下去的尸体,到再一次来临的,不知何时的死亡。在他生命里似乎长期接触的,最像“人”的,就是自己的一双“女儿”。也就仅此而已了。
所以当他从暗房中睁开双眼,看到多妮咬牙切齿地咒骂着他一边哭着扑进他的怀里,然后一抬头看见一个不知如何运作的人偶带着几个神色不同的人欢迎他一起生活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如同从与世隔绝的稀薄存在变回了一个“人”。
公馆的大家心里似乎多少存了一些往事,虽然是星幽的世界,但是朝夕相处却也让他莫名觉得自己多了一些人情味,比如说为一个莫名偶遇的前主顾的前前前男友写谱,比如开始和他如同两位单亲爸爸一样,讨论起女儿的教育问题。
“夏洛特虽然非常温柔,而且很听话,但是有些时候我真的没法读懂她的想法。”凯伦放下杯子,把自己陷进沙发里,“昨天晚上她又找我说要为我唱歌,可是我才到她的房间门口她突然就把门关上说嗓子不好明天再说吧,问她生病了吗也不肯说,只说明天再说。”
“也许可以让她晚点到我的工作室过来帮她开点药。”博士也放下了茶杯,站起身来,“正好我现在需要去工作室看看雪莉和多妮的身体状况……尤其是雪莉,才刚刚来就和多妮吵架,才刚刚醒来又打不过多妮,体液损失过多,真是的,这两个姑娘从来没让我省心过。”
“你应该反省一下自己的教育过失,沃肯。”凯伦也同时站起身,“说真的,我从来没见过一个成天想着死,另一个成天想着让另一个死的姐妹。”
“也许你说的对,毕竟她们刚刚出生的时候并不是作为人类出生的,但是越卓越的人偶在想法上和人类越相近,然而我自己的感情也有缺陷,所以导致她们的想法和人类正常的想法总还是有些大相径庭。”
“你的感情缺了哪一块呢?”
“我能够感知忧伤,愤怒,愉快,绝望,但是我不懂得什么是爱。”沃肯站在楼梯口木然地回答道,“比如人类的书中总会提到爱的美丽与无奈,提到父母应当爱护孩子,等等。我却依然无法理解,对于我来说,多妮和雪莉非常重要,我会为她们维护,治疗,关心她们的心情。但是……” 他指着自己的心脏,“这里却从未感受过书中的那种抽象的感情,我想,大概我的制作人,并没有给予我处理如此复杂情绪的能力。”
“…………”
“不必怜悯我,凯伦。爱本身也总会在某些时候让人纠结万分。比如我现在,想知道夏洛特小姐是不是又一次找不到原因地喉咙疼了。”
“你比我知道的多太多,关于感情,沃肯。”
“也许吧,但是我依然无法感受到。”这么说着,白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旋转楼梯的尽头。




这几天沃肯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多妮和雪莉突然不打架了,每天还会凑在一起接头交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引导者也总是神神秘秘地躲着他,询问起出战的事情时,也只是顾左右而言他,告诉他只要在后方帮忙救助一下战士并且维护人偶就够了。就连凯伦贝克最近都不不来拉琴了。他感觉自己好像被独立了出来,所有的人都背着他策划着什么。
但是他并不特别在意,事实上,他已经这样度过了连他自己的记忆都无法承载的岁月。他依然每天看书,偶尔和泰瑞尔探讨一下自动人偶的制作技术。【“大胸才是正义!”泰瑞尔在讨论起贝琳达的时候激动的表示。】

又一天的下午,如同往常一样沃肯来到塔楼,却有些惊讶地发现凯伦已经在窗前等他了。
“下午好,沃肯。”听到动静的凯伦回过身来,他藤色的头发在光芒下熠熠生辉,“生日快乐,本来是想在聚会的时候一起庆祝的,但是有一份礼物,无论如何想私下里提前送你。”
“啊,今天原来是我的生日啊……多妮不在以后就很少记得这个日子了。谢谢你们记得这事,那么我非常荣幸?”
“请坐,博士先生。”凯伦笑着在他面前站定,试了试音,拉了起来。
沃肯恍惚自己是第一天见到他,在同样的午后,小提琴拉出同样的旋律——是那首耳熟能详的《爱之曲》,但是和那天迥然不同,今天的曲子婉转而温暖,就像午后的阳光,流淌的红茶,还有纸张干燥的香气。
“你真是天才,我第一次听到战斗曲的音域放到爱之曲的谱上,非常完美,这份礼物实在太棒了。”在一个完美的颤音结束了这个曲子的时候,沃肯如是说。
“这不是重点,沃肯。”凯伦放下了札古,突然俯下身,在他的嘴唇上落下一个若有若无的吻。“这首曲子,无论多少次,我都会拉给你听,直到你的程序可以处理‘爱’这个代码。这个代码,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在午后炫目的光芒中,沃肯的心脏,突然传来了从未体验过的信号。




————————————————
哎哟我了个自坏啊居然写完了!!作为一个画手这真是我在这个cp能爆的最大的一颗肝QUQ,一直非常喜欢他们,上次这俩加一个林老师居然还被国服大佬截图点名说不想见到我hhh其实我真的只想看他们俩轮流上自坏啦www
每天在公馆看到他们俩,我就只想大喊“你们两个单亲爸爸重组家庭吧!!!!”这样,废话洋洋洒洒写了那么多,结局还是稍微有点仓促QAQ但这是我耻度的尽头了……希望接下来能有更多时间写这对!!也希望你们能喜欢!!博士生日快乐么么哒!!!

【终于写完了我要去爬山了!!!】

评论(7)
热度(15)

© 君归何处 | Powered by LOFTER